1. 首页
  2. 大牛说
  3. 战“疫”直击 | 我在“抗疫路上”维修故障运输车

战“疫”直击 | 我在“抗疫路上”维修故障运输车

疫情来临前,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外卖不会再送到家门口,快递车无法驶入小区,进超市买菜要被反复测量体温,所有的商场、理发店、餐厅……都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被按下了暂停键。

当很多原本“理所应当”的场景集体消失后,很多人都在自发地为城市复苏、为疫情的缓解默默做着贡献。

疫情来临前,没有人会想到,有一天,外卖不会再送到家门口,快递车无法驶入小区,进超市买菜要被反复测量体温,所有的商场、理发店、餐厅……都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被按下了暂停键。

当很多原本“理所应当”的场景集体消失后,很多人都在自发地为城市复苏、为疫情的缓解默默做着贡献。三兄弟卡车平台的张建山师傅就是如此。2月5日晚9点,当他得知一支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的运输车在路上遇到故障的消息后,他毫不犹豫申请赶赴现场进行维修,在漫天大雪中,经过紧急抢修,这辆运输车终于在次日凌晨重新驶上道路,继续完成自己的使命。

在张师傅看来,无论从事什么行业,做什么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而在非常时期,更应该“有人出人,有力出力”。

雪夜驰援

近期,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人数的增长、疑似病人和发热病人不断增多,湖北多家医院医护人员超负荷运转。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各地医疗队紧急集合,赶往武汉进行驰援。

1月26日,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二医院、中日联医院积极投入抗疫第一线,组建医疗队前往武汉。2月5日,由5辆方舱车组成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车辆也连夜驰往武汉。

张师傅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这5辆医疗车堪称“大型移动医院”,所搭载的医疗物资和设备对于前方已抵达武汉的医疗人员而言至关重要,如果不能如期抵达,将产生巨大的连锁影响。

然而,2月5日晚八点,当车队行驶至河南省新乡市附近时,其中一辆运输车却出现了紧急故障。交通运输部物流保障办公室在获悉情况后,即刻协调河南省交通厅应急运输保障工作人员予以支持,当地的工作人员在接到指示后,拨打了由三兄弟卡车平台公布的疫情守护热线,请求支援。

证券时报·车资本了解到,在疫情期间,很多人都在国家倡导下自觉在家中进行隔离,相应的不少商用车平台的维修人员也大幅减少。三兄弟卡车平台的创始人李德鹏则在公司内部发起了勇于在疫情中逆流而上的“守护行动”,鼓励平台内的修理人员在疫情期间勇于接单,不抬价。

李德鹏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非常时期,对于商用车等大型物流运输的需求非常紧俏,这不仅关乎普通百姓的民生物资,更链接着疫区的医疗物资。运输车辆在途中出现故障无人维修,将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影响,因此必须有人在此时期冲上去,保障物流运输的环节畅通无阻。

据了解,在发起“守护行动”后,有不少维修师傅都主动加入其中,张建山就是其中一员。

“老婆都冻成雪人了”

“接到任务后,我老婆的第一反应就是‘快走吧,跟你一块去’ ”,张建山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当时他们并没有考虑什么“自我隔离”,只觉得要尽快帮医疗队把故障解决。

“平时出工,我老婆并不会跟随,但现在赶上非常时期,再加上大雪夜,她非要跟着一块去。”说到这,张师傅略有一丝不好意思,他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平日里他老婆就很支持他工作,这次更是没有任何迟疑。不过,他透露道,当时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出去。张师傅的居住地位于郑州市下辖的县级市新郑市,距离故障车辆的地点约有100公里。由于赶上大雪夜,很多高速公路都封路了。

好在在当地政府、公安机关和应急运输保障部门的多方协调下,张建山和妻子顺利驶入高速,并与故障车辆的司机约定在新郑高速公路服务区进行维修。在此之前,张建山拨打了七八个电话联系供货商寻找配件,由于出现故障的车辆属于专用车辆,因此配件并不容易寻找。

当晚23时40分,医疗救援队车辆与张建山如期碰面,在风雪交加中,张建山开始了维修工作。

“那天晚上雪下得特别大,按常理,这个车出现的故障并不需要这么长时间解决。”张建山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出故障的车辆倒档失灵,由于维修场地狭小加上风雪交加,使得维修进度有所推迟。

“我老婆一直在帮我做后勤保障,整个维修过程都在帮我掌灯,都冻成雪人了,回家以后才发现,她的衣服都湿透了。”张建山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维修持续了1个多小时,妻子一直默默在旁边支持,并无多言,两人回家后都已凌晨一点多了。

做好民生“后保障”

2月6日凌晨0时20分,故障车辆修理完毕,医疗队重新上路。不久前,张建山特别发来消息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据救援队工作人员透露,目前这5辆救援车已正式抵达武汉,正式开始自己使命,看到这个消息,他不自觉地跟着激动起来。

据了解,维修当晚,张建山免收了救援费和工时费,仅收取了配件费用。按正常情况,整个维修加配件费用,要1600元左右。

“其实我连配件费也不想收,但这样医疗人员也不同意。”在专访中,张建山反复强调,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大事,不过是“有力出力”而已。

“和前方的医疗人员相比,我们做的事情真的差得远呢。”1980年的出生的张师傅,从事商用车维修已有23年,他告诉证券时报·车资本,多年来,他一直专注于做道路救援工作,早就习惯了“随叫随到”。

“现在大家都自觉隔离在家,但并没有觉察到生活物资有所短缺,这还是要归功于物流行业的功劳。”张建山认为,商用车维修行业虽然不起眼,但在特殊时期,也是能为百姓的民生做点“后保障”工作的,只要这条物流线不断,即便是隔得再远,人心也是相连的。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车资本

本文地址:http://sllsh.com/kol/109060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11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